Menu
A+ A A-

选择密歇根大学,选择Ross的理由

恩主公给了我一张上上签 ——我为什么选择Ross商学院

求签,是许多台湾人生活的一部分。信众虔诚地掷筊询问自己内心的疑惑,希望可以从求到的签中得到一些指引或安慰。在我决定加入密西根罗斯商学院(Ross School of Business, 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那个夏天,恩主公[注1]用一支上上签告诉我,到密西根念书是可以为我带来光明未来的选择!

我的申请过程从准备GMAT考试开始,到把六间学校的申请书全数丢出,为期大约十个月左右。密西根是我第一间申请的学校,而宾州大学的华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of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则是最后让我知道好消息的学校。申请上后,我花了时间思考也许对有些人来说是想都不用想的问题:我究竟该选择Ross还是Wharton? Wharton在台湾的名气响亮,而它的排名也的确不容小觑。但事实是,我的理智和我的直觉都告诉我,Michigan Ross是最适合我的选择。若是理性分析,会发现Ross是一间顾问公司喜爱,但是整体发展平衡的商学院,因为没有特别偏好哪一个职业方向,给了想要走顾问业但对顾问工作了解不深的我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环境;Ross对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以及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的重视也相当符合我个人的兴趣;加上Michigan在创业领域的资源丰沛,除了商学院以外还有其他许多顶尖的学院帮助学生将他们的想法付诸行动,是未来希望可以创业的我所向往的。再者,Ross的地理位置对具有消费产品背景的我有相当的吸引力,因为美国中西部是许多消费产品公司的总部所在。 然而真正引导我选择Michigan Ross的,不是我的理智,而是一股直觉。申请Michigan Ross的过程当中,一直相当顺利;在Ross的说明会上,许多在校生和校友很亲切地分享他们的所见所闻,以及Michigan如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面试时台湾的校友迅速专业的回应,还热心地愿意牺牲自己的周末假日和我长谈一小时;申请上了以后,台湾的校友会会长马上email和我联系上,许多在校生和校友也以行动支持,大至选学校,小至找房子买电脑,虽然面都还没见上,却愿意不厌其烦地回答我的问题。这些人表现出来的诚恳,不是单纯地用左脑去分析就可以给出分数的。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温暖与热情不是从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身上所发出。这种一致性让我知道,我看到的热情不是单一例外,而是常态。俗话说「物以类聚」,当有一群人都是这样可爱的人,他们所带进来的人,相信也会是一样诚恳、热情、愿意付出不求回报。 其实我的选择已经呼出欲出:我知道如果我不去Michigan走一遭,不进入Ross,我会错过认识这群人的机会,而我很有可能会后悔。但身为道地的台湾人,在一个三月份的下午,我走进恩主公庙拿了筊,请祂给我点指引:「如果进了Michigan,我的未来会是怎样呢?」 恩主公签诗第一首 甲甲(大吉) 「巍巍独步向云间,玉殿千官第一班,富贵荣华天付汝,福如东海寿如山」 在那个三月份的下午,我跟恩主公道了谢,回家把给学校的订金付了。 2012年的今天,我已经从Michigan Ross毕业,即使这两年中挑战不断,我也没有在任何一刻后悔过这个决定。这两年中倒是有很多时刻,在密大美丽的校园中散步、在和朋友到处旅行、在教室听课偶尔的神游、在等待实习工作面试的空档,想到在恩主公求签时的那个三月份下午,还有看到签诗时的会心一笑。 注1:台湾一座香火鼎盛的「行天宫」,又名「恩主公庙」。恩主就是救世主的意思,祀奉关圣帝君。